最美人间四月天,似曾相识燕归来。4月9日,应富阳里山镇党委政府的邀请,近代杭州籍思想家、理学家夏震武先生后人从香港、南京、杭州等地返乡祭祖,踏看灵峰精舍遗址、夏震武故居。在随后举行的座谈会上,富阳区政协、里山镇、设计单位介绍了相关情况,并征求夏震武先生后人关于灵峰精舍复建项目设计方案修改意见。

夏震武(1854年—1930年),原名震川,字伯定,号涤庵,富阳灵峰十庄(今里山镇)人,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中进士。短短数年内,当地又出了朱彭年、何鎔等进士,因这三人的住宅相距仅百步之遥,故有“百步三进士”的美称。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夏震武应慈禧太后、光绪帝之召,奔赴西安,上《应诏进言,谨陈中兴十六策》,坚决反对屈辱求和。宣统元年(1909年),夏震武被选为浙江教育总会会长,旋兼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监督。“木瓜之役”后,夏震武赴北京京师大学堂教书。清帝退位后,夏震武便束发古装,隐居讲学。

民国七年(1918年),学生刘可培等发起捐资,在隐岩岗建灵峰精舍。灵峰精舍正厅三间祀孔子,两旁以颜渊、曾参、子思、孟子及宋代理学家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朱熹作为配享,仿制一批乐器、礼器,于每年春秋两季择日举行祭孔大典。作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孔子学院”,全国除西藏、新疆、青海外,各地都有慕名而来的学生,甚至朝鲜、越南、日本也有人来此求学,先后有学生一千余人。“好学多佳士,间关万里从”,灵峰精舍一时成为发扬传播中华理学的殿堂。

夏震武以“居敬、穷理、力行”为讲学宗旨,宣扬孔、孟、程、朱之道。生平著述有《人道大义录》《灵峰先生集》《〈资治通鉴后编〉校勘记》《悔言》《悔言辨正》《襄说考证》《大学衍义讲授》《寤言质疑》《孟子讲义》《论语讲义》等。2015年5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之《夏震武卷》,编者认为夏震武的例子“揭示了近代尊西崇新的大背景下,一位矢志坚守理学传统以承继道统自命的读书人所遭受的困厄”。

民国十九年(1930年)夏震武病逝,灵峰精舍后来仍有少数学生来此读书,互教互学。上世纪50年代后,灵峰精舍的房屋逐渐颓败、倒塌,如今只存遗址。

2017年,在杭州市、富阳区政协的关心支持下,灵峰精舍复建项目被列为市政协提案,并被富阳区发改局立项。灵峰精舍复建项目一期投资750万元,即将动工建设。“在国家大力提倡复兴优秀传统文化和杭州建设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的大背景下,复建灵峰精舍,打造杭州独具魅力的传统文化体验点,对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具有重要的意义。”里山镇党委书记孙燕青说,以纪念夏震武创办灵峰精舍100周年为契机,将于今年下半年召开夏震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举办祭孔典礼,大力弘扬传统文化,唤醒干部群众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省、文化自新,助推乡村振兴。

来源:杭州日报